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击毙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击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抓罪犯不属于张凡的职责范围,不过练级却是他的职业范围了,更何况一个杀人累累的罪犯,这种属于邪恶类型的NPC可是能获得很多功德值的。
“嘿嘿!”张凡轻笑一声,绕过头从另外一条路朝山上走去,他现在有夜视的能力加上对这地方的熟悉相信赶在警察之前到达山顶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山上的岩石边有个山洞,小时候张凡经常去那个地方玩,尤其到了夏天里面更是凉快的不得了,相信现在这个叫赵则民的罪犯也就躲在那里。
在夜视的模式下张凡一路轻巧的跑了上去,动作灵活的仿佛一只猿猴,自从升级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脚下轻轻一点人就滑出了两三米远。当然他也需掌握对这力道的控制,否则撞上某些障碍物那是难免的了。
山顶,风很大,即使现在已是六月中旬也感觉到一丝的凉意。
张凡找到那个洞穴,看了眼上山的路!毫不犹豫的进了洞穴。
冰凉的感觉更加浓了,手一翻,青虹以悄然出现,迈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朝内走去,步履轻的宛如猫一般。
这洞穴深有百米,盘旋蜿蜒的向下延伸而去,走过第一个拐弯处时张凡显得更加小心了,“还有一半的路。”张凡深吸一口气,他现在也不由的有些紧张,虽然也是个NPC但在他眼中那还是个人,即使是个罪恶累累的人。
周围很静,静的他只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终于快要到洞穴的底部了,心中想起洞穴内部的情景,记得里面是一个石室,里面有个石台,还有两张石椅,一块吨重的平滑石头。张凡不知道这些到底是哪来的,从他懂事的时候这些就已经存在了。
张凡的身子顿时绷紧,脚下用力人如豹子般猛的朝前冲去,此时他离最后的石室已经不朝过二十米,若在小心的走过去很难保证不会被人发现,张凡不清楚动物是否如此,但是人都有一个奇特的感觉,只要有人出现在身后似乎都能感觉的到,区别在于各人的感识程度不同而已。
二十米的距离很快越过,一到石室张凡的眼睛已经扫过前方一百八十度内的所有情况。
呲!剑气挥舞而出击在了角落的暗处。
糟糕,中计!张凡一愣,没有听到击中目标的提醒脚下一滑赶紧向旁闪去,但却未时以晚,背后被一重物擦到,生命立刻去了一半。
一刹那的疼痛,同时感觉自己喘不过气的难受,抬头便看见一张扭取的脸狰狞的望着自己,嘴角挂着一丝殷红,更显恐怖。
“赵则民。”张凡顺了气,也对方打了下也不禁憋出一股怒气,他没想到此人尽如此厉害,若非自己躲的快恐怕那下就已被击杀了。
“该死的条子,老子躲到这里居然也被你找到。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也送你去跟前面的五个鬼做伴。”赵则民吼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去。
张凡不敢贸然攻击,躲开的时候已经把赵则民的资料记在脑海。攻击高达八十,难怪如此厉害了。
“剑气!”张凡喊了声,手中青虹狠狠劈去,人的思维模式在对方说话的时候都会有一丝停顿,而张凡就是抓取这一瞬间,他没有把握能把对方秒杀。但是只要对方在停顿的时间内受到一道剑气势必会受伤,这么一来对付一个受伤的人就容易的多了。
赵则民显然是被张凡的话唬住了,尤其是剑气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只不过现实却不是莫名其妙的,很快的赵则民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似乎被一把铲子**了前胸,身子也被力量的惯性带的向后甩去。
唰唰,又是几道剑气朝着对方跌落的地方猛挥去。
“噗!”赵则民猛的一口鲜血吐出,终于停止了呼吸,但一双眼睛还瞪大着看着张凡,充满了不甘,疑惑,恐惧!
“人物击败通缉犯赵则民,获得修为值500,历练点100,功德值50。”
张凡不禁愕然,他知道杀掉罪恶的NPC都有很大的奖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大,修为值就先不说了,历练点却高达100!天啊,这可是杀一百只普通怪的收获了。
从赵则民身上搜出几百块钱,一把匕首还有一根石棍,击中张凡的就是这玩意,而攻击也达到了二十。把东西都扔进扳指,这是张凡打怪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钱,装备都获得了,果然还是杀人好处来的最快。
“快点,快点!大家把这个洞围起来!”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便听道:“赵则民你听着,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张凡不禁生出苦笑,平常这桥段在电视里看多了,现在终于也经历了一番,只有傻子才会放下武器出去投降的。
只是现在警察包围了外面张凡也不可能出的去。“也不知道那地方还能不能打开了。”张凡有些怀疑的说了声,摸到墙壁边的一角,他还记得小时候那次和村里的人玩捉迷藏,自己就躲在了这里,而当时背靠着墙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听到喀嚓一声身体突然就向后倒,当时因为害怕就跑开了,也就从那天起一直都没来过这里。
摸索到记忆中的角落,手按在墙壁上,用力!纹丝不动!咦奇怪了,张凡一阵诧异,自己手上所用的力远远超过小时候的后仰力量,难道这里被封住了?双手一阵乱摸,摸到底端帖进地面时听到那一阵熟悉的喀嚓时,张凡顿时欢喜!终于找到了。
喀啦啦,石门仿佛触动了机关般自动的打开,待到一个三十度角时便停了下来。张凡闪身而入,门竟然又缓缓的关上,真是神奇了。
“这……这是!”望到里面的摆设张凡猛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五十多平方的空间,以四象八卦方位摆放着众多的架子,而每一个架子上排满了书籍,纸张的、竹简雕刻的,还有些居然是刻在石板上的。
“这,是谁把书放在这的?”张凡随意的拿起一本书,可手一抓上整个纸张顿时化为了纸屑,遗落一地。一见此状,张凡不敢在碰任何一物品,生怕不小心有毁坏了哪件东西。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走动的声音,张凡一闪人顿时靠在了墙壁上,耳边竟然清楚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一群拿着手电筒,手枪的警察如狼似虎般冲了进来,脚步噔噔有声,估计已经在外面喊了好长时间了。
“队长?怎么没有人啊!”一人说着立刻又呼喊道:“队长,那有个人!”
一阵沉默后,又有声音道:“此人已经死了,只是尸体还有温度,身上有那么多伤痕!张琪,你来看下下他的死亡原因!”
“是,队长!”
“其他人到处搜索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
“队长!”那叫张琪的女警从尸体边站起来,满脸凝重,“死者经确定是赵则民,现在可以肯定是他杀,但到底是谁杀的那就……!”
“怎么?有什么问题?”
“是的,死者身上总有一十三道伤害,每道伤害似乎是被利器造成,深可见骨。但是很奇怪,按道理来说造成那种伤痕的同时周围肯定会被鲜血溅的到处都是,可现在除了从尸体身上流出的,其他都没血的痕迹。”
“嗯,你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下!而且在死者身上造成十三道伤害,肯定是跟死者有很大怨恨的,待会回去后你把死者身前有过仇怨的人的资料都找出来给我。”
“是!”
外面的对话张凡都听的清清楚楚,一到对死者有仇怨的时候张凡不禁乐了,自己跟他哪有什么仇怨,只是当时怕他死不了所以多砍了几次,没想到给警察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真是世事难以预料啊。
“好了,留两个人在这里看守现场,一队的人到外面搜索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遗留下的什么证据,另外几人先跟我回局里吧!赵则民虽然死了,可又多了一个杀他的人,这事有复杂了,哎!”
张凡现在急的都快跳出去打人了,你说要抓的罪犯都已经死了还不离开偏偏找什么人看守,看守也得等自己走了之后在看守啊!搞的自己现在成了瓮中之鳖,进不去出不得。
“等他们离开之后在把那两个看守的人打晕?”张凡暗自嘀咕着,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如此一来势必会让人知道当时有人躲藏在洞中,恐怕到时这个山洞也难免会被发现了。
“奇怪,我担心这些干什么!反正这山洞也是无主之物,说不定到时候还多出一个名胜古迹呢!”张凡望着这些书架呵呵傻笑着。
“谁说这山洞是无主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