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家乡记事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家乡记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个突如其来的师傅,一个莫名其妙的徒弟,就这样两个人遇到了一起!
望着桌子上那本不是很厚的书,张凡的脑子很久才转过弯来,“靠,你还真是尽本份尽到家了,洪七公教郭靖那傻子尚且有耐心讲解了段时间,你却直接扔下本书就跑了!果然尽师傅的本份。”
张凡叹着气,伸手在那本《太清心经》上一拍,就听到,“人物习得太清心经,共七层,当前第一层增加攻击10%,仙力值5,成长值0/1000。
看着属性张凡还是瞒高兴的,别人学武学秘籍还得费力看半天,稍有错误还可能走火入魔,但自己伸手一拍就解决问题了!
“呵呵!”张凡一笑,了看下成长值就有种抓狂的冲动!第一层就需要上千历练值,那到后面的话……张凡一阵后怕,他只希望今后那些强大的练级怪能多给一点历练值。
手一扬,收藏在扳指中的剑顿时出现在掌中,“虽然那便宜师傅很不厚道,不过至少还送了这剑,真是省了我很大的麻烦。”张凡开心的笑着,凡品武器在光屏中价值最少都要五千。而且有了这剑张凡的修炼速度可以成倍的增长。
“磅,磅,磅!”大门一阵晃动,“喂,小凡子你的房费到期了,在住下去就要交钱了。”房东太太大吼一声,很快就没了动静。
“到期了吗?”张凡叹了口气,若是以前自己现在也就收拾好东西回家等待大学入取通知书了,可现在不一样,回去了他的秘密难保不会被父母发现。
张凡的家并不住在本市区内,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在一个山村内,数数也就一百多户人家,出门遇谁都跟自家亲戚似的熟悉。
其实张凡也很想回去,一来已经好长时间回去,怪想念二老的,而且他家那地方四周环山,肯定也是个练级的好地方,同时那里还生产许多的草药,张凡现在就想多炼些法力丹药,总不能每次都停下靠休息恢复法力。
“罢了罢了,明天就回家吧。”想着想着,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强,也不知父母现在如何了。
……
越华山,也叫做鱼行山。传说当年在山下的一条河中游鱼多的数不胜数,但此情景却只有短短的三月,三月之后河中的鱼消息的一干二净,山下的村名认为是鱼神显灵,遂私下称之为鱼行。
张凡的家便住与越华山下的鱼村,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不光是因为他在这里长大,同时也因为这里的空气,环境,人情!这是一片未经破坏的原始之地。
车子在开到远水市就停了下来!就因为鱼村的原始,周遍都是泥泞的山路,一旦下雨就是行人都很难通过,更别说机动车辆了。
穿过一片密麻到阳光都无法穿透的树林,迎面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水声。一条十丈有余的水流从天而降,冲刷着光洁的岩石,溅起的水被风吹来感觉到一丝清凉。
长久的冲刷水流之下已经深成了一口深潭,蓝幽幽的,深不见底。张凡记的小时候就常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到这里游泳,那时候他还奇怪为何如此清澈的水中偏便没有鱼。
用手捞起一点水喝了口,还是如此的甘甜,一点都没变。
张凡一笑,顺着水流朝下走去,这里的路就显得难走多了,尽是拳头大小的黄石块,不经常走的人都有可能扭到脚。
边走边看着四周那熟悉的风景,不知不觉得便到了村头。
远处,一只黄狗趴在那伸着舌头盯着四周来往的人,一见到张凡顿时撒开四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哈哈,黄仔,一年不见你肥了好多呀。当心被人给吃了。”黄仔在张凡身边绕着圈,脑袋还不时蹭着,极显亲昵之态。
黄仔一路跟着张凡后面,尾巴一个劲的摇着。
“小凡他妈,小凡回来拉。”一进去,张凡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张大妈,怎么您越来越年轻了,是不是小环给你找了个好女婿呀。”
“哟,小凡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不过我闺女才15岁呢,你是不是看上拉!要不我把闺女嫁给你?”
“啊别别~这要是被小环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张凡一个劲的摇头,这要是娶了那丫头自己就不用活了,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小LOLI。
路上见到张凡的人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张凡也一一应答,现在他的心了显得暖乎乎的。
没到家,就看到一妇女站在家门前望着自己,一头短发,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衣,“妈!我回来了。”
见到自己的儿子回来,张凡的母亲脸上挂满了笑容,连忙帮张凡拿下包,“回来就好了,这一年在外面生活的还好吧!”
“还行,考试结束本来就想回来的,可有点事耽误了。”张凡笑着,看到母亲的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不禁心中一阵发酸。“爸呢?还在地里?”
“是啊,最近收成不太好,你爸在那看着呢。”母亲放好包,问道:“饿了没?中午做的还有点饭菜你先吃着,待回我去杀只鸡给你做点好的。”
“妈,不用了!我还不饿。”
母子儿人亲热的谈论,母亲问了许多学校的事情,张凡也一应回答着,母亲最为担心张凡考大学的事情,毕竟村里要是有个大学生还是很热闹的,到时候那家一定回摆上酒席邀请全村的人都吃上一天,出出风头。
虽然张凡说不饿,但母亲还是去厨房弄了点东西。张凡回到房间,所有的东西都像平常般摆放着,这时听到一阵轻微的呜呜声,张凡回头一看,就见一条混身漆黑的小狗崽望着自己。
“咦?谁家又多养了条狗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张凡家这的村子就家家户户养起了狗,原先张凡家也养了条,只是很早就死了,后来也就没养。
母亲从厨房走了出开,笑道:“这条狗崽你爸当初在地里发现的,那时候这狗崽受了伤,你爸就抱了回来。谁知道这狗崽伤好了就不愿离开了。”
“哦!”张凡一笑,伸着手过去。可这狗崽似乎很怕生,嗖的一下跑开了。
“居然跑了,看我什么时候把你变成经验。”张凡撇撇嘴。
晚上,父亲回来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张凡主动给父亲倒了一杯酒,父亲不爱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喝点小酒,张凡特此还买了两凭好酒回来。想想还真是惭愧,本想给母亲也带点东西,可愣是想不起母亲喜欢些什么。
……
晚上,待父母熟睡之后张凡掩开窗户偷偷的溜了出去。白天练级怕被发现可晚上就没那个顾虑了,张凡这个村内一到晚上十点家家乎乎都关灯睡觉了。
打开采集与夜视模式,两不耽误。
越行山很大,大到足以让人轻易的迷路。不过张凡并不担心这点,从小到大他就是满天遍野的跑,说句夸张的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几个来回。
一路上偶尔采到一些草药张凡都仍在扳指内保存着,现在他才发现这扳指并不是很大,虽然每一组同样的草药占据一个格子,每个格子可以存放九百九十九个相同物品,但这格子实在太少了,现在张凡就已经采集到了十五种不同的草药,眼看着就要满了。
当然,包裹是可以扩充的,张凡也知道,只是扩充的话就需要把储物扳指重新炼制,前提条件就是需要鼎炉,张凡有吗?
向着山上走去,一路采了几颗七星木,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花,颜色是土黄的!即使你的鼻子贴在花身上也闻不到丝毫的香味,但疗伤的话却有特殊的功效。
收好草药,蓦然听见一阵喀嚓的声音,张凡抬头一看只前几道光亮从树木中穿透而来,而且听脚步声,似乎人还很多,不禁心中诧异,这大半夜的谁还会跑到这荒山野地来?
借着树木的掩盖张凡小心的跟了上去。
“队长,这个消息不会是假的吧!你说谁会跑到这越行山上来,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多,除了看到一些菜药的药农,还真没见过谁没事跑这来的。”
“这可说不准,正因为这里地处偏僻,荒郊野外的没人来。赵则民才有更大的可能逃到这里。”
“这该死的赵则民,抓到他非狠狠的打死他。”另外一人道。
“不用你打死,赵则民杀害五条无辜的生命,他已经该死了,我们的职责就是把他缉拿归案。”那队长说了几句,马上又道:“好了,快到山顶了,大家尽量放轻脚步。同时把灯关掉,慢慢的上去,都小心点吧!这漆黑吗黑的还真不好走。”
几个手电筒同时熄灭,四周一片黑暗。张凡心道:原来这些都是警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又出了个杀人魔了?好象电视上没报道吗。
其实这不是电视没报道,而是张凡最近一个心思都放在了练级上,对其他的也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