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玄冥
章节列表
第五章 玄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到女孩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张凡不禁一阵轻笑,“放心好了,我对你没恶意。既然穿好了就回家吧,我在后面看着你。”
“嗯!”女孩低声回应着,突然之间她有一种大声放哭的冲动,刚刚经历的无尽噩梦在到现在被解救后遇到的温声问候,似乎有一双手把她从地狱的深渊中拉到了充满光明的天堂。
一脚踢灭了那地上的蜡烛,看了眼躺着的三个人,张凡长叹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把他们砍成修为值。
离开那女孩约有十米的距离,张凡一直静静的跟着。不是他不愿意一起同行,而是他不愿意惹麻烦上身,若那女孩回去后报警,到时候说出自己的样子被找上就麻烦了,刚刚那一刀可划的不轻,自己是穷人可没钱付医药费,而且半夜三更的带着把匕首到处溜达被查出来说不定也得扣个图谋不诡的屎盆子。
路越走越来远了,现在已经完全到了市区边缘,周遍一片寂静,张凡没想到女孩居然会住这,难怪在那无人地方遇到流氓了,这不是摆名了叫人下手吗。
不远处,一处低矮的房中露出一丝光亮,女子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道:“我……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嗯?到了吗,那就好!我也可功成身退了。”张凡淡笑声便欲离去。
“等,等下!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我会和我家人去感谢你的。”
“哈哈,一般的感谢我可不接受,若是你愿以身相许的话我可以考虑哦!”张凡蓦然笑出声来,不待女子说话身影便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以身相许吗?”女子说着,原先那惊吓过后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云,“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话语很轻但却包含了太多的感激,望着那已经消息了身影的远方,她知道以后很难忘却这刻骨铭心的背影了。
夜色,一身影隐藏那虚空之中,看到两人分离,轻笑着,“这小子瞒有趣的,对我胃口,只可惜少了分狠辣!嗯,我就试探一番,看你是否可造之材。”
“哎,叫你装B!现在好了浪费那么多时间,救了人还把人送回去,这浪费了多少时间!”张凡走着一脚踢在路边的石子上,咕噜噜的声响不断传来。
“哈哈,小伙子,在后悔什么呢?”虚空中,那大笑的声音如洪钟激荡般震的张凡一阵耳鸣。
“靠,谁啊!滚出来,大晚上的鬼叫鬼叫不怕吵到人睡觉啊!一点素质都没有!”
笑声哑而而止,跟掐了脖子般声音突然停断,“臭小子,你这么对一老人说话就有素质了?”
“哼,藏头露尾!谁知道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小?有本事出来!”张凡耻鼻道,嘴上虽这么说但他却一点不敢大意,一个跟踪自己还能说话说这么大声的绝非普通人。
“呵,你也不用激我,我不吃你那一套。”那神秘之人毫无生气之态,听到了他的声音还问男是女岂非说他不男不女?“不过我答应你的要求,出来又何妨。”
张凡一听辨别出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立刻转身,扳指中的匕首也随之握与手中。
“臭小子,看招!”话音刚落,张凡只看到一身影仿佛瞬移般出现在眼前,透过黑暗感到一阵莫名的压力。
“好快的速度!”张凡暗自吃惊,手中匕首一阵挥舞,脚下生力身体不断的急速后退着。
“有点意思,在接这招看看。”神秘人说完也紧跟着倒退的张凡欺上身来,一拳挥出,直指张凡胸口。
似乎感到了危机,张凡不敢大意挥舞匕首使用重击妄图给对手造成伤害,但谁知那拳头竟然穿过自己的攻击实实的打在自己胸口上。
“咦?怎么没受伤?”张凡一阵愕然,对方那看似猛烈的一击居然没造成一点伤害,自己连一点生命都没少。
“哈哈,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刚刚那拳贴上你胸口时我以收回了全部的力道!要不然你十条小命都不够死的。”
“哼,有什么可得意的,要不是我武器用的是匕首即使打不赢你也没那么容易让你打到。”张羽顿时狡辩道,刚刚那一击却是看出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不过不是有句话叫死鸭子嘴应吗?他认为自己若是不断的用剑气也可让对方一阵手忙脚乱了。
神秘人声音一变,诧异道:“难道你还有什么绝技没用?那我就让你用剑试试!我到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我要有剑刚刚就不用匕首了。”张凡口没遮栏的叫着,他完全不担心把对方惹急了对方一怒之下秒杀了自己,既然刚刚那下没下重手相信也不会对自己有恶意了。
“好,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这把剑拿去,我看倒看你施展哪些惊天手段,若你只是口上大话休怪我无情了。”
说着,一东西飞起呲的下,一把剑顿时插在了张凡脚边。“嗯?他还真给我一把剑了?这到底什么人,随身还带着凶器!”张凡奇怪道,却不想想他不也是随身带着凶器。
拔出地上的剑,凝视望去,青虹剑:攻击30,单手武器,品阶:凡器(中),无佩带要求。
“好家伙,居然是把凡器中品的剑。”张凡哈哈大笑一声,右手一挥,可听见手中青锋那微微的鸣声,“好剑!臭老头,看招!”一声大喊,因为在刚刚碰撞的同时见到了对方的面貌,张凡也不管什么尊敬老人了,很是无耻的拿起对方的武器砍去。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现在遇到这好东西张凡顿时精神大震,跟吃了伟哥似的浑身都有无穷的力量。
“看我的灭天剑气,哈哈!”张凡怪叫着右手一挥,猛然一道半月型的银色剑芒激射而出,此剑芒薄如蝉翼,但却有半米宽,若是劈在人身上相信一下子就可分尸了。
“什么?居然是剑气?”在见到张凡突然冲到离自己两米左右的时候挥剑一击,原以为只是普通的攻击,可没想到对方居然可以发出剑气,大惊之下抚袖一挥,带着一股庞大的力量,张凡那挥出的剑气豁然失效。
“还有呢!”张凡的身影顿时出现在老人的身后,挥剑又是一道剑气,不过这次却是劈、砍、撩、刺、截各种攻击都施展了出来,直到所有法力用完放才停下手来。
“哈哈,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张凡虽然使用所有法力施展剑气,却也被那老人一道道轻松的抵挡了下来,但他的神情却很是惊奇,人一闪以到了张凡面前,“你是修炼的什么功法?看你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竟然以可以施展剑气,而且足可连续挥出十三道剑气?”
“嘿嘿,本人天赋异禀,区区十三道剑气有何困难的。”
老人不待张凡继续吹牛,伸手一抓便抓住了张凡的手腕,“怪哉,怪哉!你浑身经脉毫无一丝灵力也没武道的内劲修为,居然可以施展出剑气。”
老人自然不知道张凡的这些都是靠打怪升级练出来的,不过就算问张凡为什么练级出来的法力感觉不到那也是白搭,他自己都不晓得。
张凡见老人抓着自己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名堂,倒是眉毛皱的都快挤在一起了,“看出什么了?”
“没有!”老人终于收开了手,“奇怪,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练的是什么功法?”
“我哪有练过什么功法,我倒还想有个秘籍给我练练呢!”张凡撇着嘴,他当然不会把游戏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是从光屏中了解到的,对游戏的一切事情都不可泄露。虽然那泄露的后果不清楚,但张凡总感觉那不是什么好事!
“如此说来难道有人天生就孕有剑意?”老人说着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张凡正窃喜之时突然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嗯?拜师?你?”
“怎么?莫非拜我为师辱没了你不成?”
“不辱不辱,只是我不明白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怎么你就想收我做徒弟?”
“我也不拿那些什么可造之材,他日必定前途无量,光大门楣的鬼话来糊弄你,那些纯粹是放屁,资质好的人也未必成功!我只觉得你的性子很坦然,做事也很随心所欲,和我很像!不过要说你本身的话确是有些让我吃惊,没正规的修炼居然也可施展剑气了。”
“哦~搞半天原来你收徒是个幌子,想弄明白我怎么会施展剑气才是主题啊。”
“哼,我玄冥还不至于拿你这小辈做实验,我只是想知道你这般奇异的人在我的教导下能有多大的成就。”
张凡一听,又问道:“你就不怕将来我还是比不上其他人就丢了你的面子?”
“我教你是尽我的本份,但是你自己愚昧学不会就不是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