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路遇狗血
章节列表
第四章 路遇狗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一个下午,张凡一直耗在了洛临山,整座山被他搞的是鸡飞狗跳,到最后实在找不到亡灵逼的他差点把其他人的坟墓给掘掉。
现在的他修为已经达到了洗髓五阶,以他现在的攻击若以重击技能对付这些亡灵的话一旦命中要害绝对可以秒杀,只是可惜现在他已经体会不到秒杀的快感了。
“嘿嘿,终于学习新技能了。”张凡无意中打开技能栏却发现在重击的旁边突然多了个图标。
剑气:挥剑时产生半月形气芒攻击对手,攻击距离随技能提高而延伸,但前距离为两米,每提升一级增加攻击距离二米,每次攻击消耗10点法力。要求:持剑状态发可施展。当前等级0,成长值0/500。
张凡现在并没有剑武器,所以只能从字面上加以推敲,从上面看来,这剑气并不能增加攻击,打个比方说自己用剑砍在怪的身上是减去五十生命,而用剑气攻击也是减去五十生命,只不过自己可以在离怪两米的距离施展对目标造成伤害。说白了也就是远程攻击而已。
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看法,虽然现在剑气只有两米的距离但一旦把它修炼到高阶加以张凡的战斗技巧逐渐成熟,他相信自己在练级的时候效率可以大大提升,同时相应的危险也大大减少了。这对张凡来说确实是一个好消息,相信没有谁会愿意忍受那种身体受伤的疼痛。
看了看自己的历练点,已经足足有了一千五百点,兑换成熟练度也有一千五百点,原来张凡从打杀第一只鸡开始所有的历练点都保存着,虽然重击也是技能,但在他感觉这技能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对修为的提升起到的作用很小,因此也就没去浪费历练点。
收拾好战例品,张凡终于哼着小调回家了,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战斗了一下午他可是累的舌头都快伸出来了。
……
房间内,张凡手中捧着一碗蛋抄饭,眼睛盯着光屏,当看清上面物体后面的价格时不由得一阵咒骂,“日,该死的这游戏抢钱啊!一把破剑居然要五百RMB?老子拼死拼活打了一下午的亡灵卖出去的东西还不到一百呢。”
光屏中既然可以出售东西自然也可以收购东西,只是东西是给张凡找到了,但有什么现实总是无奈的。
张凡现在就深有体会,自从知道施展剑气需要剑之后张凡就思考着弄一把剑,但这价格却是无法接受的,当然这还只是杂货品阶没有佩带要求的,像那种需要修为要求的剑最低都是一千RMB了。
“我,我死了算了。”张凡愤愤的扒了几口饭,思考良久,顿时脑中灵光一闪,“对了,既然有采集炼药的技能,应该也有炼制武器的技能,剑我买不起但我自己炼制一把总可以吧?”
想到这,连饭也顾不得吃马上在光屏中搜索起炼制武器的要求。
炼器需具备鼎器炉和材料两个条件,炼制的同时成功几率并非百分之一百。不过在炼制同时加入同属性的晶石可增加成功几率。
张凡一看马上又搜索起鼎炉,没一会,鼎炉的出售栏出现在眼前。
青铜鼎:只可做为炼器所用。出售价格五千RMB。
乾坤鼎:可升级型鼎炉,同时具备炼器和炼丹双重作用,出售价格五万。
张凡看完,终于扑倒在地不醒人事了,现在他才算明白这游戏能获得RMB的用意,一是为了玩这游戏的人不至于贫穷的饿死,另外一点……就是为了让他了解到赚了钱却无法享受生活的快感,可谓一时天堂,一时地狱,痛苦并快乐着。
……
第二天,张凡照例又去了烧烤店杀鸡屠鸭。虽然现在鸡鸭的修为值对他来说已经是杯水车薪,但蚊子肉也是肉不能浪费的,何况暂时他想不到去什么地方升级了。
告别了一脸笑容的胖老板,张凡又在大街上东飘西荡,根个幽灵似的。
“哎,到哪去弄钱呢!原以为现在不用为钱烦心了,谁晓得一下子自己又变的两手空空了。”张凡无奈着,看来自己是没那个命享受有钱人的生活了。当然前提是他不去购买光屏里那些昂贵的东西。
报亭外,张凡停下买了瓶水,无意间见到那报纸上几个硕大的黑字,“世界明星白婉婷将于七月中旬抵达本市举行第三场演唱会。”
张凡一怔,白婉婷何许人也?现今世界亚洲第一明星,她的歌声可谓男女老少通杀,或许你不知道国家主席是谁,不知道谁是世界最富有的人,但绝对不会不知道白婉婷是谁!更何况她还是张凡这般亿万青年的YY对象,能不熟悉吗?
“没想到她居然要来这里开演唱会。”张凡嘀咕一声,看来前段时间是玩游戏玩的走火入魔了,居然连这般重大的消息都差点错过。
报亭老板一听,列嘴笑道:“那是当然了,报纸都登出来了还能有假。”
“嗯,老板那就给我一份这个报纸。”
“好列,多谢惠顾,报纸八毛!”
报纸上是一张白婉婷的正面像,还是彩色照,脸上带着那迷人的笑容,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抚媚中带着一丝可爱,“祸水啊祸水啊!古人诚不欺我也。”张凡一阵牢骚,可那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照片就差流哈喇子了。
……
半夜时分,一条人影嗖的晃过一道两米高的墙壁稳稳的落到地面,轻巧如猫,无声无息,“嘿嘿,每想到我也成了高来高去的人了,真是爽了。”此人正是张凡,鉴与练级的诱惑他终于忍受不住的跑了出来。
其实要练级的怪是有,只是大白天的不好下手!而他也从光屏中了解到一条有用的信息,在所有的NPC中只要任何对自己怀有敌意,恨意,名字从白色变成红色的NPC都可以获得修为值,同时人型的NPC不但可以获取修为值,历练值还可以获得功德值。
杀人?张凡现在还没那个胆量,虽说这还是个游戏但是他总感觉杀人是犯罪行为。
张凡看了下四周,眼前几丈外听见呜呜的低吼声,张凡心中暗喜,以前对付不了你,现在可就要拿你开刀了。他的目的很简单,找到各家饲养的宠物,引起它们对自己的敌意。
“嘿嘿,真不好意思,今晚就要拿你做我的修为值了。”张凡奸笑着握着匕首,看准机会,猛的一扑而上,重击!手中的匕首一挥而就,那迷糊的黄狗头上飘起一道50,不过并没有结束,狗受伤时候发出一阵呜呜声真要扑上去却因为被铁链锁住无发动弹。
张凡完全是发挥了乘你病要你命的精神,匕首一阵挥舞,眨眼之间那狗就化为了张凡的修为值。
收工!捡起那暴出的狗毛,张凡一个跳跃人消失在了黑幕中。
浓浓的黑夜中,张凡迈着步子向前赶着,一阵阵凉风顺着耳边呼呼而过,张凡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不禁沸腾着,看那小说中都有侠客行刺,所谓夜黑风高杀人夜,自己虽然做的是屠狗夜却还是很振奋人心的。
“嘿嘿,小姑娘别走呀!别我们兄弟几个玩玩,很过瘾的!包你爽上天。”
说着,听见一道女声凄厉的呼喊声,“走开,你们都走开。”叫喊中夹杂着声声哭泣,宛若泣血的黄鹂,悲哀,悔恨,无味具全。
这声音让张凡突然停下脚步,一阵晃神,“我今天踩到狗屎了吗?这种流氓调戏美女的情节也能遇到?”捏了自己一下,不是做梦。
顺着声音寻去,前面是一伸手不见五指的胡同,只在前边的拐弯处透出一丝荤暗的黄光,仿佛幽冥的入口,吞噬着跨入黑暗禁区的一切生命。
张凡跟个贼似的一溜烟跑上了上去,脚下无一丝声音,靠在墙壁口微微看去,两个垃圾桶,地上一蜡烛冒着微弱的烛光,风吹过一阵摇曳。
两个排放的垃圾桶中间一人躺在地上,嘴上捂着东西身体不断的挣扎,站在身边的三人其中两个蹲着努力的展开对抗赛,其中一人站那边看边抽着烟。
“真TMD的无耻,出来调戏还带蜡烛!”张凡看着脸上一阵狞笑,就是因为这些败类世上的处女才这么少。
要说以前张凡或许还会思考着自己一人对付三个有没有逃跑的几率,但现在不同了,不都说艺高人胆大吗?
情节虽然是狗血的,但张凡坚决不说狗血的对白,毫不犹豫的,匕首反握!双腿用力,人猛的冲了过去,修为提升,全身任何一部位的力量也随之提升。十几米的短跑速度张凡肯定自己绝对比刘翔快。
烛光映在匕首上泛起一道银光,一阵惨痛的凄厉声,那抽烟的人只感觉到下身一阵撕裂的疼痛,双腿一跪倒在了地上。
那两个正欲发泄的人诧异回头,银光再闪,两阵闷哼声,还没反应过来便瘫痪在了地上。
悲愤欲绝的女子原本以为自己的清白即将葬送,却突然听到一阵叫声,那撕扯自己衣服的手也蓦然停止。
转头望去,就见一黑影站在身边,虽然看不清面貌却显现出一道模糊的轮廓,手中的匕首映出一丝鲜红。
“受伤了?”
女子睁大着眼睛,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三人,其中一人抱着双腿还在不断哀号着。
“闭嘴,你不觉得你很吵吗?”张凡说着一腿朝那人头上踢去,顿时昏厥了过去。
“没受伤的话穿好衣服离开吧,下次别在这种地方行走了。”张凡收起匕首,转身向那地上的三人看去,三人的姓名都显现在自己眼前,只是这让他有些郁闷,这三人的名字一片鲜红,居然是可以练级的人型NPC。这打架拍砖的事情自己不怕,可要是杀人的话……张凡内心一阵挣扎着,那功德值可是只有处理这些NPC时才能获得的呀。
宁静的夜中,很清楚的听到背后那奚奚落落的声音,张凡一回头猛的看到那女子胸前的雪白,赶紧红的脸转回了头,虽如此还是觉得脸上一阵发烫,“靠,以前看小电影的时候怎么没这反应呢?”张凡暗自嘀咕着。
良久,“我……我穿好了。”声音很轻,很温柔,夹杂着一丝害怕,恐惧,听的出她的声音在颤抖。
张凡回过身,却见那女子低着头,披散的头发遮盖了容貌,右臂的袖子以被扯裂,而那长裙却是破的差不多无法穿戴,看上去只是勉强的挂在下身,轻微的风便可荡起无尽的春光。